當前位置:家欣小說 > 仙俠 > 她帶著三個萌寶強勢歸來 > 第1495章 也不嫌噁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她帶著三個萌寶強勢歸來 第1495章 也不嫌噁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薄家這番操作,我是搞不懂了,還以為得知顧寧願是這樣的人,不會再接納她,現在這是搞哪出?”

“害,你懂什麼!即便薄家對顧寧願一千個,一萬個不滿意,可到底是娶進門的人,也算是半個薄家人,薄家大概是太過在意麪子名聲,所以即便像是吃了蒼蠅一樣的難受,也還是會維護顧寧願,畢竟顧寧願可代表著,薄家一半的臉麵呢。”

“看透了,什麼女王女王的,都是作秀,不過是踩著彆人的骨頭喝血吃肉……”

就在網上議論聲一片的時候,像是覺得還不夠似的,突然,又有媒體爆料,釋出了一張照片上。

那張照片像是偷偷摸摸拍的,在一間咖啡館的外麵,拍到落地窗裡,有一個人正在忙著為他人服務。

由於有一段距離,所以看不清那人的麵容,但顧寧願一眼就看出,那是蕭逸晨!

而媒體也爆料,稱蕭文勇夫婦倆人,提供了顧寧願不孝父母的證據,說她的弟弟為了貼補家用,纔不過高三的年紀,就跑到外麵去打工當兼職,學業賺錢兩不誤,就是為了能讓家裡好過些。

顧寧願看到這番話,眼神倏然變得淩厲!

她壓根就不知道,蕭逸晨居然偷偷跑出去做兼職!

而且,看樣子,蕭文勇他們是知道的。

但他們不僅冇有規勸蕭文勇,讓他好好把心思專注到學業上,反而還利用他,作為對付自己的工具!

這是什麼樣的父母,才能做出這種無恥的事情!

就在她震怒的時候,網上因為這條新的所謂“證據”,又開始對她進行了新一輪的言論攻擊。

“我的天,弟弟好慘啊,姐姐那麼白眼狼,父母又年事已高,隻能自自己年紀輕輕就跑出來打工。”

“還是高三的學生呢,正是學習壓力最大的時候,明明其他同學都可以安逸地在教室裡奮鬥拚搏,他卻為了家裡的情況,不得不抽出寶貴的時間來做兼職,弟弟這麼懂事,相比之下,顧寧願這個當姐姐的,有多無情無義,真是凸顯的淋漓儘致。”

“不行,我真的是被氣無語了,這種人以後能不能少點營銷?吹什麼人設,說得好像有多高貴似的,結果不過是個背信棄義的垃圾人,這樣的人,有什麼好吹捧的?現在的人這麼容易被矇蔽的麼?要不是人家養父母放出這些料來,估計那女的,還會一直把自己營銷的完美無缺吧?”

當然,顧寧願的粉絲們,大多冇有就此脫粉,而是紛紛幫著自己喜歡的小姐姐說話。

“拜托,這就叫實捶?你們管這叫證據?有冇有搞錯,這些能證明什麼?弟弟打工,不過就是一張照片,外加那對夫妻倆的口述,誰能證明,他們說的一定就是真的?不是早就有傳言,說是寧願小姐姐和養父母的關係並不好嗎?難道就冇有可能,事那對養父母,故意坑寧願小姐姐的?”

“就是,空口無憑,這些都是他們的一麵之詞,憑什麼就硬把罪名扣在我家寧願小姐姐頭上?未免有失偏頗吧?”

“我覺得這對養父母,就是故意抹黑寧願小姐姐,我不信寧願小姐姐是這樣的人,她曾經做的那麼多善事,難道你們都忘了?當初也是那麼多人黑寧願小姐姐,可怎麼樣?還不是轉臉就被打臉?現在勸那些口嗨的人,還是不要把話說得太滿,小心閃著自己的舌頭。”

雖然顧寧願的粉絲們,在幫她據理力爭,可到底是敵不過那麼多人,一起黑顧寧願,很快就被噴了個狗血淋頭。

“拜托?還擱這兒洗地呢?我就納了悶了,顧寧願是你們爹是你們媽啊?這麼孝順?放著這麼明眼的證據不信,偏要相信那些所謂的人設?就閉著眼睛硬洗?”

“大孝子,厲害嘍,也不知道顧寧願到底給了他們什麼好處,這麼為她說話,該不會是買來的粉絲吧?”

“立人設的滾遠點,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?”

“就算她醫術了得,那又怎樣?就算她做過慈善,也不能代表她冇有棄養養父母,一碼事兒歸一碼事兒好吧?咋地,這兩件事可以混為一談嗎?我們隻是罵她是白眼狼,又冇有否定她以前做的那些事,難道就因為以前做過好事,人品不行的時候,就可以拿出來當擋箭牌嗎?冇聽說過這樣的道理!”

“拜托這些粉絲好好漲漲眼吧,彆什麼樣的垃圾都當成個寶貝兒似的捧著,也不嫌噁心……”

顧寧願大致掠過這些言論,嘴角抿了抿,熄滅了螢幕。

就在這時,突然,門開了。

薄靳夜的動作很輕,似乎以為她還在睡。

但見她坐在床上,表情不是很好看,男人眉心一皺,走了過去。

看了眼她手中拿著的手機,男人眉心皺的更緊,“你……已經知道了?”

顧寧願點點頭,“嗯,睡醒了看了眼,大致瞭解了下。”

聞言,薄靳夜臉色微沉,安撫她說,“網上那些言論,你都不要管,我已經讓慕言去壓了。”

然而,顧寧願卻反問,“壓下來有用麼?躲得過一時,躲不過一世,隻要他們兩個有心要鬨事,總會找到各種辦法挑起事端的,他們就是想利用媒體,給我施壓,要麼逼我乖乖就範,讓我給他們掏錢,要不,就算拿不到錢,也要利用這件事,讓我不好過。”

薄靳夜眸色沉沉,“那你想怎麼辦?打算給他們錢?他們兩個就是無底洞,一旦開了口子,是不可能願意收手的,就算你給他們再多的錢,也填不上他們內心的貪婪。”

一想到自家小女人被這樣的人渣趴在身上吸血,他的臉色就變得很難看。

顧寧願明白,他是在為自己打抱不平,拉住他的手,輕輕晃了晃。

“你彆生氣嘛,這件事都已經發生了,總要想辦法解決,你放心,我也不是傻子,當初我給他們打錢,其實留了一手,彙款資訊都儲存的好好的,他們不是說我是鐵公雞,一毛不拔麼,證據會證明,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”

即便她這麼說,薄靳夜的臉色仍舊不好看。

一想到那對夫婦倆,當初那樣對自己的小女人,現在還這樣貪心,各種騷擾和汙衊,甚至跑到薄家來,對他的家人和孩子動手,他內心就一片陰霾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